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每当见夕阳

原标题:每当见夕阳

□严诗喆

傍晚时分,从论文答辩的考场走出,不经意抬头,夕阳红着脸,正笑得灿烂。我与之对视,联想起早晨窗外的日出,不禁会心一笑,哼唱起熟悉的歌曲:“常见红日照东方/每当见夕阳/便知时光去……”只不过,这天的夕阳跟往日不同,因为,它不光提示着一天劳作的结束,更为我四年的读博生涯画上了圆满句号。“时光的馈赠”,用来形容此情此景,再贴切不过了。

疫情期间,高校学位论文的答辩一律采用在线视讯的模式进行。因此,所谓“考场”,也不过是在新加坡国立大学校内公寓的一个独立空间。答辩日来临,清晨天未亮我就醒来了,房间的窗户向东,正好可以静候日出。待天色渐亮,徐徐上升的朝阳和远处隐约可见的海港码头交相辉映,带着欢欣鼓舞、振奋人心的光芒。纵有答辩的重任在前,使我未能有更多的闲情逸致欣赏日出,但这养精蓄锐过后逐渐释放与舒展的光华,确有照亮人心的作用,唤醒了一天的“抗压力”和“战斗力”!

自内、外评审专家意见反馈到答辩日来临,大约有一个月的备考时间。作为答辩人,除了要将近二十万字的博士论文精简在二十分钟的报告内呈现,还要根据评审意见、准备响应——需要对自己的研究进行更有针对性的深入思考,方能进退有据地向考官辨析、阐明研究思路和学术意义。

虽说我已马不停蹄地备考、丝毫不敢怠慢,更在评审意见的启发下、获得思维的拓展与深化,对很多问题的思索也愈发明晰、通达,但始终不敢说已然准备完美充分、胸有成竹。因为学术研究永无止境,而研究成果的创造与呈现不可避免地受制于特定、有限的时间、空间、资源、条件等现实因素。基于此,学术训练的重要一课在于“量力而行”——严谨地界定研究范围。与“量力而行”相对应的是“收放自如”,具体做法取决、服务于呈现效果的明白晓畅。可以说,博士论文答辩就是对多年学术训练成果的一次极致的“王者”检阅。

去年十月底的最后一个工作日,答辩在下午两点半开始,整个过程大约持续两小时。虽说难掩紧张情绪,但得益于对问答环节的认真准备,面对考委提问还是能有力响应、有效作答。就这样,经过几轮辩难、对答、交锋与互动,考委对论文给出最后的修改建议,并一致裁定“通过答辩”、纷纷表示祝贺。

长达四年的读博生涯,仿佛浓缩、定格在短短两小时的答辩当中,并随即画上句号。读博作为个体生命范畴中开往远方的一班专列,能踏准节奏,按时靠站,真乃人生一大幸事!个中体验,确非常人可以体味!这让身处其中的我有点回不过神,直至出门目睹正缓缓降落的夕阳。正是太阳的一升一落让我意识到时光的流逝,日子像这样一天天流转,一晃四年过去。

适逢冬去春来,驻足“不知细叶谁裁出,二月春风似剪刀”的时间节点上,更令人由衷感叹:每当变幻时,便知时光去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申博体育网址,申博体育官网,申博体育注册 » 每当见夕阳